菘蓝

长相思【喻文州,你别妄想做我的主人! 01


※喻黄,玄幻paro,HE,对人民币发誓是甜的恩,其他cp待定[?]

※本来只想叫[长相思],但是听说逗比的名字比较有人气?

※猴子啥就是个炮灰不要理[趴]

※超级讨厌写长篇啊,日更神马的,但是一个不小心QAQ 估计就是个中篇∑

※觉得自己会坑怎么办


———美丽大方的分割线sama驾到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【忆归期,数归期。梦见虽多相见稀,相逢知几时。

云层之上的天庭,众神来来往往,言笑晏晏,于往日更是热闹了几分。那只叫“少天”的闯祸精被贬下凡了,可以好好睡一晚了。天庭上每个人都这么互相道着喜,颇有些庆祝的味道。

与此相反,大殿的东部却显得冷冷清清。伫立在那里的五明宫里一片死寂,主室里只有一盏跳动的油灯,灯下有手握毛笔眼盯竹简的身影。那是游奕灵官。喜蓝青色,温和典雅,波澜不惊,最大的特点就是永远苏苏的笑着。但此时此刻的他,表情严肃,似在思考什么重要的事。

那只被贬下凡的“闯祸精”正是游奕灵官的爱宠,上古神兽腓腓。古书记,腓腓身毛金黄,唯尾毛如雪般素白。这只腓腓却生的独特,他不止尾巴,除了头上的几簇毛是金黄的,遍身都是雪白的,这也是游奕灵官宠他宠地无法无天的原因,加上腓腓性本贪玩,便也真的肆无忌惮了。在前几日的蟠桃大会上,他一时贪嘴偷吃了半筐的蟠桃,却是不听令上蹿下跳搞得蟠桃大会乌烟瘴气,终于惹怒了王母与玉帝。结果便是玉帝一声令下,剥其灵力并贬去凡间,千年内不准回天庭。任游奕灵官如何求情也终是无用。


等那只少天再次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正躺在不知叫什么山的山脚下,身旁围了一圈儿动物,对着他指指点点,最重要的是,竟然说着人语!

“你……你们是谁,别……别以为我怕你们?!”少天警觉地跳起来,抖抖耳朵,做出攻击的姿势。若不是发颤的嗓音,还真以为他不怕呢。

“我们是谁?我们还想问你是谁呢!长成这样,不会是四不像吧!”为首的猴子掐着腰居高临下的看着他。

“我才不是四不像!我是腓腓,上古神兽腓腓听过没有?!你们还是老老实实的好,我的主人可是游奕灵官,他最喜欢我了,要是欺负我可有你们好受的!”提到自己身份与主人的少天骄傲地扬起了头,一副“我是老大”的样子。

“上古神兽,还认识游奕灵官,我好怕呀。可是……”猴子佯装害怕,然后顺势敲了少天一脑袋,“这周南山的老大是我!管你什么深兽浅兽,到了这都要听我的,听见没有?”

“我只听我主人的,你是谁,凭什么听你的?也不照照镜子,就是一只会说人语的猴子,算什么东西!也敢做我的主人!我可是上古神兽!”少天边说边朝着猴子的脸扑去。

“哎呦,还敢反抗。兄弟们上,让他知道反抗的后果是什么!”猴子向后一跳便躲开了,顺便踢了一脚扑倒在地上的少天。

“可是,他是……”猴子身边的山鸡唯唯诺诺的说着。

“恩?”猴子瞥了山鸡一眼,山鸡一个激灵把嘴边的“神兽”吞了回去。虽然山鸡知道腓腓也知道他确实是上古神兽,可是这只看着毫无反抗能力的腓腓和最厉害的猴子,它最终还是选择了后者,还啄了一口少天最引以为豪的白毛。

“嗷!!”少天疼的嚎叫一声,伸出爪子想施展灵力,却发现爪尖一点光也没有,这才想起玉帝的那句剥夺灵力。

趁着这个空档,猴子他们在少天的背上敲了好几下,少天只能逃跑躲藏,但是娇生惯养的宠物即使是神兽,也无法与每天奔跑于山林的动物相比,更何况是一只养的胖胖的宠物。少天最后还是被猴子他们逮到了,人多势广,无论他怎么逃也跑不出包围圈。


在疼痛中他想起了自己的主人,游奕灵官。那时他还生活在霍山,因自己的不同收获了不少嘲笑和欺负。那日也是这样被欺负的满地打滚,然后突然出现一道光,赶跑了那些欺负他的动物,那道光便是游奕灵官。

此刻少天多系希望出现一个从天而降的身影,帮他赶跑猴子,然后把他抱在怀里顺顺脏了的毛,说一句别怕主人在。他也知道不可能的,就算主人是负责传旨的游奕灵官,随意下凡也是被禁止的。


“你们在干嘛。”一席蓝色出现在少天的眼角,即使生气也温柔的声线缠绕在他耳边。

“主人……”这是在少天闭上眼睛前最后的想法。


评论
热度(5)

© 菘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