菘蓝

误会

※喻黄,HE,告白

※日常,脑洞,被b站safe and sound的视频和bgm洗脑中

※有黄少=有字数


不知道是有意无意,黄少天喜欢喻文州这事好像全蓝雨都知道了。

喻文州对此什么也不说,依旧像以前一样宠着黄少天。黄少天也乐得干脆,有时间就粘着他们家队长扯东扯西,喻文州倒也不觉得烦,一直那么听着,偶尔还附和一下。

郑轩表示,每天被闪瞎一双钛合金狗眼(和耳朵),真是压力山大。

宋晓表示,我有老婆,但还是得自备墨镜(和耳塞)。

徐景熙表示,就算我是治疗,也耗不住这么浪费法力。


但是最近两天,情况明显好转。不知道黄少天哪根筋突然转了,除了战队相关从没找过喻文州,好像还有点躲着的意思。喻文州仍然什么也没说,原来什么样现在什么样。

就在刚才,不知道怎么回事卢瀚文就谈到了秋葵。

“黄少,秋葵很有营养的你怎么会不喜欢呢?我也没觉得哪难吃啊!”

“小卢你怎么就突然说上秋葵了,思维也太跳跃了吧,脑袋转的快没事,太快了就不好了,队友跟不上怎么办?游戏讲究的是团队合作,特别是我们蓝雨,你看我和......你刚说秋葵是吧,有营养我也不喜欢,又黏又滑哪好吃了!....”黄少天正打算发表长篇大论的时候瞥见喻文州的影子,立刻改口“....下次我吃一个行了吧!就一个!多一个都不吃!”

黄少天说完就迅速继续训练去了,像把键盘当成秋葵一样狠狠按着。

“瀚文,少天不喜欢秋葵,以后就别再然他吃了。”喻文州走过了笑着拍卢瀚文的肩,目光却是看向黄少天。

黄少天的手却是慢了一下,死了。他罕见地没说垃圾话,只是紧紧皱了一下眉头,开了下一局。

蓝雨诸位表示没有垃圾话和闪光弹的日子过得异常舒坦,与此同时对正副队长的状态表现出来深深的担忧,特别是队长虽然还是笑的那么苏,但是心脏程度好像上了一个台阶,让人时刻有会突然坑队友的感觉而提心吊胆。


一切源于黄少天无意间偷听到的谈话。

那天黄少天方便之后回来,在门外听到郑轩和喻文州说话。

“队长,谁都看出来黄少喜欢你了,你们在一起算了,每天看你们心急的我压力山大呀。”黄少天还没来得及笑,就听到喻文州磁性的声音透过门传出来“郑轩,我不喜欢少天....”

黄少天不知道喻文州什么表情,他只知道自已的表情一定是这辈子最丑的。

于是他又去了卫生间。

回来之后均以“有点感冒”回答那些问他怎么了的队友。然后无视喻文州六分担心四分深意的眼神走回去做自己的日课。

再然后,就成了现在这样。


“duang!”“咝——”黄少天似乎拍键盘的动作太大,手背狠狠得磕到桌子上,红了一大片,让他倒吸一口凉气。

“你们继续,我没事。就是碰了一下,声是大了点,不疼,你们别看了呀,哎呀,还看,快回去训练!”黄少天揉着手背对一屋子看向他的人说。

“少天,跟我回去上药。”喻文州的话让人听不出什么语气。

“我.....哦。”黄少天自觉地跟着队长出了训练室。

门关了。训练室里的声音此起彼伏。“队长那是生气了?”“是吧,好像还是第一次见。”“突然觉得心疼黄少了。”“我也是。”“我也是。”……


喻文州的屋子里。

喻文州在拿药箱,黄少天被命令坐在床上,眼睛里有点委屈。

喻文州跪在地上认真的涂着药水。沉默。寂静。压抑。直至黄少天的手背被红色药水涂满。气氛有点...尴尬。

“少天,以后注意别再受伤了,我会心疼。”还是喻文州先打破了这种氛围。

“哈哈,我以为队长要说什么呢,原来是担心啊!我又不是娇气的女孩子,不就是碰了一下吗,没什么的!队长你刚才说什么?心疼?是心疼对不对??哈哈,队长你可真会搞笑...”黄少天不停地爆发语速,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点。

“少天,你讨厌我吗。”喻文州突然抬起头,打断了黄少天的话。

“队...长,你说什么呢,我怎么会讨厌你,你那么..他们说什么来着?苏!对,就是苏!我喜....”黄少天突然停住,不是意识到不能说,而是被手指上柔软的触感吓到了。——是喻文州的唇。

“队长....”

“叫我文州。”喻文州望着他快决堤的眼睛。

“我...你不用这样,我知道你不喜欢我。我也算是男的。我不想耽误你。就这么看着也行。能操作夜雨声烦一直保护索克萨尔就足够了。我不需要同情.....”黄少天有些语无伦次,泪腺也终于绷不住了。

“谁说的。”

“恩?”

“我不喜欢你。”

“明明那天你和郑轩...”

喻文州笑了,他果然听到了。“那天我说不喜欢你,是因为爱你。”喻文州擦去黄少天脸上的泪水。“所以不希望你受一点伤害。等我把一切都铺垫好,做好足够的准备的时候,再把一切都告诉你,然后光明正大的在一起,接受没有流言蜚语的祝福。不过现在看不可能了,你不理我的时候还以为你开始讨厌我了,那个时候我真的冷静不下来,所以别再不理我了,好吗?”[←冷静不下来,然后监禁play,突然想到sm是我一个人吗]

“队....”

“名字。”

“文州.....为什么不一起面对,我不怕,刚进蓝雨的时候不是也挺过来了....”

“夜雨声烦保护索克萨尔已经够久了,现在该轮到喻文州保护黄少天了。”

没等黄少天再说什么,喻文州已经压下黄少天的头,轻轻的吻上去,许久,似乎要把这几天冷落他的份全部要回来,直到黄少天气喘吁吁。

“把一切都交给我?”

“好。”

黄少天扑到喻文州的脖颈里。喻文州笑得深深。


后来,上药上了足足一个下午,然后整整一个晚上到第二天上午蓝雨队员们都没见过自家副队长。

再后来,没有再后来。最后,蓝雨队员没事就会说说闲话,怀念不用戴墨镜和耳塞的短暂的那几天。


评论(6)
热度(34)

© 菘蓝 | Powered by LOFTER